履行职责不全面,属于行政不作为

2020-09-19 21:11:17 阅读
原审第三人于2014年7月28日通过了水土保持设施验收,上诉人于7月29日对该水事违法行政案件进行了内部的行政处罚结案处理,但并未对举报的违法行为的查处结果作明确结论。故上诉人的查处行为属于履行职责不全面,属于行政不作为。
深圳行政诉讼知名律师
深圳市水务局与戴某A、赵某B、陈某C、王某D、岑某E、杨某F等违法要求履行义务类二审行政判决书
案  由: 其他行政行为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深中法行终字第19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水务局。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戴某A。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某B。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C。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D。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岑某E。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某F。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G。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H。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苏某I。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J。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许某K。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舒某L。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某M。
  原审第三人深圳市金利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上诉人深圳市水务局因与被上诉人戴某A等十三人履行法定职责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4)深福法行初字第189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4年5月27日,戴某A等十三人向深圳市水务局邮寄了《查处申请书》,投诉深圳市金利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利源公司)开发的金山碧海花园项目未经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即投入使用。2014年5月28日,深圳市水务局收到上述《查处申请书》。2014年5月30日,深圳市水务局属下的深圳市水政监察支队对戴某A等十三人的上述投诉事项予以立案处理。2014年6月3日,深圳市水务局派出执法人员到金山碧海花园和金利源公司进行调查,并对金利源公司的员工赵x进行调查、制作了笔录。经查,深圳市水务局认定金利源公司在金山碧海花园项目投入使用前确实未经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2014年6月13日,深圳市水务局向金利源公司送达了深水政支责字〔2014〕第14号《深圳市水务局责令改正通知书》,限其一个月内申请金山碧海花园水土保持设施的验收。2014年6月30日,深圳市水务局作出深水函〔2014〕695号《深圳市水务局关于金山碧海建设项目未经水土保持验收投入使用的复函》,告知戴某A等十三人深圳市水务局认定金利源公司在金山碧海花园项目投入使用前未申请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深圳市水务局将依据相关规定进行处理。2014年7月28日,金山碧海花园项目的水土保持设施通过验收,深圳市水务局于次日对此行政违法案件作出结案处理。2014年9月19日,戴某A等十三人以深圳市水务局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认为,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五条的规定,深圳市水务局作为深圳市人民政府下辖水务行政主管部门,负有主管全市水土保持监管的法定职责。《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第五十四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水土保持设施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将生产建设项目投产使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生产或者使用,直至验收合格,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建设工程竣工验收的,由水务主管部门同时验收水土保持设施;水土保持设施验收不合格的,不得投入生产或使用。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戴某A等十三人于2014年5月27日通过邮件向深圳市水务局书面投诉金利源公司开发的金山碧海花园项目未经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即投入使用,深圳市水务局亦于2014年6月3日予以立案。依照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被告经调查核实后,认为不需作出行政处罚或者需作出处罚均应依法答复原告。故深圳市水务局作出深水函〔2014〕695号《深圳市水务局关于金山碧海建设项目未经水土保持验收投入使用的复函》,告知戴某A等十三人深圳市水务局认定举报属实,将依相关规定进行处理,已履行法定职责的主张不能成立,该院不予采纳。戴某A等十三人诉请确认深圳市水务局未全面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并判令深圳市水务局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诉讼理由成立,该院予以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判决:一、确认深圳市水务局对于戴某A等人2014年5月28日关于金山碧海花园项目的投诉事项未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二、深圳市水务局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30日内对戴某A等人2014年5月28日关于金山碧海花园项目的投诉事项依法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案件受理费50元,由深圳市水务局负担。
  上诉人深圳市水务局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2、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3、依法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上诉人已依法全面履行查处职责,被上诉人诉请上诉人依法履行查处职责没有事实依据。2014年5月28日,被上诉人作为金山碧海花园的业主,以该项目未经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即投入使用为由,向上诉人提出《查处申请书》,要求上诉人依据《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进行查处。6月3日,上诉人即对此进行立案查处。6月4日,上诉人执法人员赴金山碧海花园小区对被上诉人投诉事项依法进行现场检查,并展开询问调查,制作笔录。6月13日,上诉人依据《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向金利源公司送达深水政(支)责字〔2104〕第14号《深圳市水务局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金利源公司一个月内向上诉人申报水土保持设施验收申请。6月30日上诉人复函被上诉人,告知已认定金利源公司未申请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并将依照有关规定进行处理。鉴于金山碧海花园项目于2010年7月竣工后即投入使用,而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于2011年3月1日起才施行,按照“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对金利源公司该违法行为无法适用新法进行处罚。同时根据修订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自1991年6月29日起施行)和《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自1997年2月26日起施行)的规定,二者均没有对水土保持措施未验收合格即投入生产或使用设定相应的行政处罚。因此,在金利源公司于7月28日通过水土保持设施验收后,上诉人于7月29日对上述行政案件进行了结案处理。据此,上诉人已依法全面履行了对被上诉人投诉事项的查处职责,被上诉人的诉请没有事实依据。二、被上诉人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不具有行政诉讼资格。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一条,水土保持监督管理工作系政府部门从宏观上对水土资源的总体控制和保护。因此,水土保持设施验收与否,并不涉及建设项目本身质量与安全,故被上诉人与举报事项并不存在利害关系,也非本案具体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不属于行政诉讼适格主体,该案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三、一审判决存在诸多错误。(一)一审判决简单认定上诉人的答复行为违法,从而判定上诉人未全面履行法定职责。(二)在法律适用方面,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负有将不作出或作出处罚的结果答复被上诉人的法定职责,缺乏明确法律依据。判决理由与被上诉人的诉求、案件争议事实也没有任何联系。(三)一审判决事项含混不清。综上,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戴某A等十三人口头答辩称,一、金山碧海花园项目是2010年7月未经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投入使用,至2014年5月27日提出查处申请,原审第三人的违法行为一直持续到2014年7月28日通过水土保持设施专项验收合格以后才得以终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修正案于2011年3月1日生效,上诉人主张该修正案不予适用,没有依据,且原审第三人在另案当中因没有通过环保验收,经被上诉人向环保部门提出查处申请,深圳市盐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也引用了《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2012年6月28日的修正案的规定作出10万元的行政处罚。相同的行政行为,作相同的处理,为行政法的基本准则,本案上诉人已确认原审第三人违法行为存在,但仅仅作出责令改正的行政措施,而没有对是否应当处罚作出最终的行政决定,不能说明已经全面完整的履行其法定职责。二、被上诉人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上诉人应区分不同的行政行为类型,行政行为的类型不同,被上诉人的法律地位也不相同。本案的诉讼类型被上诉人系行政相对人,在上诉人履行法定职责作出的行政处罚程序当中,被上诉人则属于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三、上诉人的其他上诉理由,大致属于常识性问题及上诉人对一审判决的理解偏差问题。综上,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金利源公司口头答辩称,一、上诉人已经依法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被上诉人请求上诉人对原审第三人罚款10万元,没有法律依据。二、被上诉人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不具有行政诉讼的资格。是否罚款、罚款多少与被上诉人没有关系,本案与被上诉人没有任何法律利害关系,被上诉人并不是本案行政行为的相对人。
  经二审审理,原审查明的上述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深圳市人民政府水务行政主管部门主管全市水土保持的监督管理工作,各区人民政府水务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辖区水土保持的监督管理工作。根据本案的诉讼请求,本案审查的内容是上诉人针对被上诉人向其提出的查处申请是否履行了监管的法定职责。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建设工程竣工验收的,由水务主管部门同时验收水土保持设施;水土保持设施验收不合格的,不得投入生产或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依法应当编制水土保持方案的生产建设项目中的水土保持设施,应当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生产建设项目竣工验收,应当验收水土保持设施;水土保持设施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生产建设项目不得投产使用。该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水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依照本法规定行使监督管理权的部门,不依法作出行政许可决定或者办理批准文件的,发现违法行为或者接到对违法行为的举报不予查处的,或者有其他未依照本法规定履行职责的行为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本案中,被上诉人于2014年5月28日通过邮件向上诉人提出查处原审第三人未经水土保持设施验收便将生产建设项目投入使用的违法行为的申请。上诉人6月3日对此举报进行了立案,6月4日执法人员赴金山碧海花园小区对投诉事项进行现场检查,并开展询问调查,制作询问笔录。6月13日,上诉人向原审第三人作出并送达深水政(支)责字〔2104〕第14号《深圳市水务局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原审第三人一个月内向上诉人申报水土保持设施验收申请。6月30日上诉人作出深水函〔2014〕695号《深圳市水务局关于金山碧海建设项目未经水土保持验收投入使用的复函》,告知被上诉人此案的调查情况,并认定原审第三人的行为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水土保持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明确告知被上诉人该局“将依据相关规定进行处理”。此后,原审第三人于2014年7月28日通过了水土保持设施验收,上诉人于7月29日对该水事违法行政案件进行了内部的行政处罚结案处理,但并未对举报的违法行为的查处结果作明确结论。故上诉人的查处行为属于履行职责不全面,属于行政不作为。综上,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对此予以支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符合法定程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深圳市水务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面向深圳地区普及法律实务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行政起诉状(格式文本/示范文本)
下一篇:最后一页